Mus

=木少
微博@AsakuraMusPt

【轰出】遗忘之事 02

*关于受到敌人个性影响后失忆的轰君的故事
*恋人设定
———————————————————————


轰焦冻感到自己在不停坠落。
仿佛是掉入了一个无底洞,失重的感觉很不好,他眯着眼睛,只有一篇浓重的黑色。
啊,是梦。
轰焦冻很快做出了结论,但他却没法强迫自己睁开眼醒来。于是他干脆任由自己坠落下去。
他很少做这样的梦。以往的人生里,他的梦境常年被噩梦霸占,是他哭泣的母亲和严厉的父亲,是这个令人厌恶却又不得不接受的家庭,这样……
令人窒息的生活。
他伸出手去,握不住任何东西,有许多破碎的镜子从身边闪过,那上面折射出了许多他不认识的人的模样。轰焦冻有些不耐烦地捂住头,很痛,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膨胀。
“那也是……你……”
谁在说话?
墨绿色头发的少年的身影一晃而过,轰焦冻猛地睁大了双眼,左手很烫,他差点要脱口而出——

有火星飘洒了出来。

轰焦冻浑身一抖,从梦里醒来。他喘着气,后背渗出的汗水似乎要把衣服浸透。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立马抬起了左手——
他没有用。
轰焦冻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这不寻常的梦境令他感到十分疲累。他转头望向窗外,有零零星星的灯火,天未破晓,时针指向凌晨五点。他想起了梦里一闪而过的少年,慢慢和昨天的记忆重合。是他的同班同学,绿谷出久。
轰焦冻坐到床边,脚触碰到冰冷的地板,他试探着掀开两张病床之间的拉帘,是空的。
被子叠得十分整齐,甚至让人怀疑是否使用过。轰焦冻起身,腿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厚重粗糙的绷带贴合着皮肤,有些不切实际的感觉。他走到窗边,向外看去。果不其然,少年穿着运动服坐在花坛边。
快到日出了。
金色的霞光从城市的另一端爬了上来,少年的背影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芒,轰焦冻看不见他的脸,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灰紫色的天空混卷着朝霞,光辉渐盛,在轰焦冻眼里闪烁着。
如同火焰。
绿谷出久的肩膀抖动了两下,转过头来,那个时候,轰焦冻看到了一个眼角渗着泪,无助又坚强的男孩。让他想起了自己,是何等地相像——
“……焦、冻……?”
绿谷出久愣住了,有一种做错事般的心虚瞬间充斥了整个胸腔,他连忙用手胡乱地擦了擦眼角,尴尬地看向轰焦冻露出了笑容。
“啊,轰同学起的真早……”
“绿谷。”轰焦冻打断了他,良好的教养让他习惯于立马记住别人的名字,“你……”
“啊啊啊啊啊没什么没什么我不过是睡不着然后就想着出来散散步啊什么的哈哈哈哈——”绿谷慌乱地用双手环抱住脑袋,转过身去,嘴里嚷嚷着一些他自己都不信的借口。不知何时,干净的病号服出现在了他眼里。
绿谷抬起头,半红半白发色的少年逆着光,有些试探地问,“能告诉我吗?”
“诶?”
“关于,我的事。”
绿谷慢慢放下了手,眼前的轰焦冻看起来陌生又熟悉。没错,轰焦冻是那样要搞懂一切问题的人。
“好呀。”绿谷笑了笑,那样的笑容让轰焦冻感到有些悸动,“我们回去讲吧。怎么样?”



当相泽走进教室宣布轰焦冻无碍的消息时,坐在讲台下的同学们都松了一口气。
“啊,不过不要高兴太早了。”黑发男子抬眼,“他好像失忆了。”
“诶诶诶诶———?!??!!”
“轰同学居然失忆了???!”
“也就是说他忘了我们咯……”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等等,我们不如想想——”
大家看向哇吹。
哇吹梅雨挠了挠脸,“现在最困扰的人,应该是小绿谷吧?”
!!!
“啊啊啊没错啊!!他们都交往那么一段时间了——!!”饭田推了推眼睛,不停晃动着手势,“绿谷同学呢?!”
相泽本就不爽的心情被这嘈杂的声音雪上加霜,头发飘起使用了个性后才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清静。
“绿谷在医务室照顾他。总之,你们要去探望的话也要等到下课,不要给我乱跑,也不要把这件事传出去。”
“是!!”

相泽回到办公室,把那张轻薄的体检单放在桌上,却觉得有些沉重。他坐了下来,看向对面属于欧鲁迈特的位置,是空的。
还没从警局回来啊。
他的视线回到了体检单上,停留在了“有失忆症状,疑为敌人个性造成”那一句,慢慢握紧了拳头,如同USJ事件那时的无力感和愤怒席卷了他的内心。天知道他现在想要把那个敌人揪出来好好拷问的心情有多么迫切。
不能伤害我的学生。
无论是谁。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