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

=木少

【轰出】遗忘之事 01

*关于轰君受到敌人个性影响失忆后的故事
*恋人设定

————————————————————————
绿谷出久看着那个浑身是伤的少年从救护车上被抬下来的时候忍不住湿了眼眶。
为什么会这样?
丽日和饭田站在他身边,忍不住低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事的。”平日里似乎能撑起一切的绿谷的肩膀,此时却显得十分瘦弱。身为好友,却只能给予微不足道的安慰。
绿谷出久追赶着担架,昏迷着的轰焦冻在痛感的刺激下下意识地捂住受伤的手臂,喉咙干渴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直到跟着跑到医务室门口,治愈女郎把他拦在外面,点头示以安慰时,他才停下来。背后全是汗,他连吐出的气息都是冰冷的,恐惧在心里肆虐着。
虽然知道不是危及到性命的伤,也知道治愈女郎十分可靠,可他无法放下心来,不安的情绪充斥着整具躯体。他坐在医务室门口,饭田带着班上的同学先行回去做任务汇报了,也是为了不要打扰他。
众所周知,他和轰焦冻已经交往了三个多月了。
绿谷出久双手紧握,抵住额头,死死咬住了牙齿。
深色的西装裤出现在眼前,一只手拍在他头上,金发男人叹了口气,“没事的。”
欧鲁迈特喉咙动了动,这次却没法接着说出“因为我来了”这几个字。
“已经把敌人送去警局了,他也被伤得很重,估计要等治疗后才能进行进一步的盘问。”欧鲁迈特知道这是目前他唯一能帮他做的事,“不要太心急。”
现在心急,又能做什么呢。
绿谷出久自己也很清楚。

暮色降临,夏夜燥热的空气里融入了几声蛐蛐的叫声,欧鲁迈特已经回去了,说要去进一步调查这次的暗袭事件。
医务室的门打开了,那条从门缝里逐渐扩大的光线让绿谷出久看见了希望。治愈女郎站在门口,眉头微蹙,道:“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过身上的伤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这次估计得请个长假了。”
“谢谢您!”绿谷出久鞠了好几个躬,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想要见到轰的感情已经快要溢出胸口,“他醒了吗?”
“嗯。不过……”
绿谷出久的手抖了一下,隐隐约约觉得之前那不好的预感又开始蠢蠢欲动。
“你要冷静听我说——”治愈女郎似乎在思考如何开口,“他……轰同学,似乎忘记了进入雄英后的所有事。”
“不过具体的时间我也不是很清楚……但他刚才问了这里是哪,以及我是谁。……绿谷同学?你还好吗?”
啊。
绿谷出久有些呆愣。
他突然说不出话了。喉咙好像被堵住了。
“绿谷同学,没事的。估计是敌人的个性造成的,只要等敌人治疗好后进行盘问就可以得知具体情况了。”治愈女女郎继续道,“这期间希望你能多陪陪他,说不定能想起来什么东西。我也会跟进他的状况进行治疗……”
……
绿谷出久沉默着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轰焦冻才醒过来不久,转头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似乎在出神,绿谷出久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啊。
轰君的背影又变得悲伤起来了。
绿谷出久想到,好不容易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了。
轰焦冻突然转过头来,绿谷吓了一跳,在看到那熟悉又陌生的眼神时,他手足无措,如同幼孩一般。很久很久,没有看过轰君这样的眼神了。充满了冰冷,敌意,还有仇恨。
轰焦冻端详他一阵,绿谷出久被盯得有些不自在,
“……你是谁。”
虽然知道他忘了……可真正“听到”和“听说”完全是两种滋味。绿谷出久握紧拳头,即使想要问出一堆问题,想要让他立马想起来所有事,但这样……太自私了。
轰焦冻现在身体状况很不好,知道自己失忆后,按照他的性格一定会很烦躁。如今的自己能做的最好的事,不就是不要让他感到麻烦吗?
“你好,轰同学。”他露出了平日里的微笑,嘴角却在上扬的时候抽搐了一下,“我是你的同班同学,绿谷出久。”
言罢伸出手去,想要和他握手。
轰焦冻的眼神里充满着戒备,面前的人看起来有几分眼熟,但脑海中却没有关于他的半点记忆。他垂下眼眸,映入眼帘的手手上伤痕累累,有些刺眼。
他没有伸出手。
绿谷出久尴尬的笑了笑,收回手,胡乱地揉了揉柔软的头发,“啊、哈哈,忘了轰同学手受伤了不能握手呢……”
“轰同学饿了吗?这么久的手术一定肚子都饿扁了吧?我包里还有面包,冷气会不会太过了……你受得了吗?还有……”
“多谢。”轰焦冻打断了他的话,转头继续将视线转移到了窗外,似乎要看进那迷离的夜色里,“我没事,你可以先回去了。”
绿谷出久不知该往哪放的手指抖了一下。
不要说这样的话。
“……”他抬起头,露出了笑容,手却不自觉地拉紧了书包的背带,“啊,这样!不过我是被派来照顾轰同学的呢,这样回去不能交差。我就睡在你隔壁的床,如果有需要,随时叫我就可以啦。”
绿谷出久从裤包里拿出手机晃了晃,“我先出去打个电话。”
他不紧不慢地走出了医务室,天知道他的心里多么想飞奔逃离这里,逃离这个残酷的现实。
可他不能。
他不能丢下轰焦冻一个人,去承受这样的事。
医务室透出的最后一丝光线被带上的门淹没,绿谷出久背靠着墙慢慢蹲了下来,双手捂住脸,揉乱了额前的头发。脑海里都是今天发生的,猝不及防的一切,还有每个人对他说的安慰的话。
最多的就是,没事的。
他咬了咬牙,想要吼出声,却做不到。只能小声地呢喃着。
“有事啊。”
怎么可能,会没事啊。

tbc.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