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

=木少

【轰出】休息日

*一辆车(?假车)
*腿交慎入
*关于绿谷受到个性影响眼角多了一颗黑痣之后的事
———————————————————————
绿谷出久的左眼下多出了一颗黑痣。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回到家后被已经交往多年的男友发现了,两人思考片刻得出了“在没有发觉的情况下被施以了个性”的结论——本身也不是多大的事。
但轰焦冻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总觉得那颗痣十分……漂亮。比起鼻边颜色稍淡的可爱雀斑,那颗小巧精致的黑痣散发着一股魅惑的气息。
两人身为工作繁忙的职业英雄,能留在家里一起温存已经是很难得的事,自然也没太多时间去解决生理上的需求。
周日,轰焦冻在傍晚六点踏入家门,安静的气氛告诉他绿谷还没有回来。他打开手机短信确认了一下对方今晚会回来之后,疲惫感充斥了身体,数日的任务已经令他十分劳累,轰焦冻撑着沙发,打算眯一会儿眼再去煮饭。
“焦冻?……焦冻?”
唔……
轰焦冻翻了个身,如同一只猫一般将头靠到了绿谷的大腿上,熟悉的味道传入鼻中,让人十分安心。
绿谷出久哭笑不得,摸了摸对方红白相间的头发,“焦冻?起来吃饭么?还是再睡会儿?”
他才洗完澡,身上有好闻的柠檬味,轰焦冻搂住他的腰,想多装睡一会儿,珍惜难有的时光。绿谷出久却会错了意,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是……想做吗?”
他目光下移,刚好对上轰焦冻异色的瞳孔,连瞬间变得通红,耳朵如同要烧起来一般偏过头去,“啊不是我是想着和轰君已经好久没时间在一起了所以还以为是那个什么……”
有伤痕的手抬起,手指挠着脸庞,修建整齐的指甲,可爱的雀斑,令人着迷的神情,还有……
啊,对,那颗非常漂亮的黑痣。


下面内容走评论链接(๑˙❥˙๑)

一个笑的非常温柔的轰轰
诸君 我想结婚了……

【轰出】遗忘之事 02

*关于受到敌人个性影响后失忆的轰君的故事
*恋人设定
———————————————————————


轰焦冻感到自己在不停坠落。
仿佛是掉入了一个无底洞,失重的感觉很不好,他眯着眼睛,只有一篇浓重的黑色。
啊,是梦。
轰焦冻很快做出了结论,但他却没法强迫自己睁开眼醒来。于是他干脆任由自己坠落下去。
他很少做这样的梦。以往的人生里,他的梦境常年被噩梦霸占,是他哭泣的母亲和严厉的父亲,是这个令人厌恶却又不得不接受的家庭,这样……
令人窒息的生活。
他伸出手去,握不住任何东西,有许多破碎的镜子从身边闪过,那上面折射出了许多他不认识的人的模样。轰焦冻有些不耐烦地捂住头,很痛,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膨胀。
“那也是……你……”
谁在说话?
墨绿色头发的少年的身影一晃而过,轰焦冻猛地睁大了双眼,左手很烫,他差点要脱口而出——

有火星飘洒了出来。

轰焦冻浑身一抖,从梦里醒来。他喘着气,后背渗出的汗水似乎要把衣服浸透。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立马抬起了左手——
他没有用。
轰焦冻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这不寻常的梦境令他感到十分疲累。他转头望向窗外,有零零星星的灯火,天未破晓,时针指向凌晨五点。他想起了梦里一闪而过的少年,慢慢和昨天的记忆重合。是他的同班同学,绿谷出久。
轰焦冻坐到床边,脚触碰到冰冷的地板,他试探着掀开两张病床之间的拉帘,是空的。
被子叠得十分整齐,甚至让人怀疑是否使用过。轰焦冻起身,腿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厚重粗糙的绷带贴合着皮肤,有些不切实际的感觉。他走到窗边,向外看去。果不其然,少年穿着运动服坐在花坛边。
快到日出了。
金色的霞光从城市的另一端爬了上来,少年的背影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芒,轰焦冻看不见他的脸,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灰紫色的天空混卷着朝霞,光辉渐盛,在轰焦冻眼里闪烁着。
如同火焰。
绿谷出久的肩膀抖动了两下,转过头来,那个时候,轰焦冻看到了一个眼角渗着泪,无助又坚强的男孩。让他想起了自己,是何等地相像——
“……焦、冻……?”
绿谷出久愣住了,有一种做错事般的心虚瞬间充斥了整个胸腔,他连忙用手胡乱地擦了擦眼角,尴尬地看向轰焦冻露出了笑容。
“啊,轰同学起的真早……”
“绿谷。”轰焦冻打断了他,良好的教养让他习惯于立马记住别人的名字,“你……”
“啊啊啊啊啊没什么没什么我不过是睡不着然后就想着出来散散步啊什么的哈哈哈哈——”绿谷慌乱地用双手环抱住脑袋,转过身去,嘴里嚷嚷着一些他自己都不信的借口。不知何时,干净的病号服出现在了他眼里。
绿谷抬起头,半红半白发色的少年逆着光,有些试探地问,“能告诉我吗?”
“诶?”
“关于,我的事。”
绿谷慢慢放下了手,眼前的轰焦冻看起来陌生又熟悉。没错,轰焦冻是那样要搞懂一切问题的人。
“好呀。”绿谷笑了笑,那样的笑容让轰焦冻感到有些悸动,“我们回去讲吧。怎么样?”



当相泽走进教室宣布轰焦冻无碍的消息时,坐在讲台下的同学们都松了一口气。
“啊,不过不要高兴太早了。”黑发男子抬眼,“他好像失忆了。”
“诶诶诶诶———?!??!!”
“轰同学居然失忆了???!”
“也就是说他忘了我们咯……”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等等,我们不如想想——”
大家看向哇吹。
哇吹梅雨挠了挠脸,“现在最困扰的人,应该是小绿谷吧?”
!!!
“啊啊啊没错啊!!他们都交往那么一段时间了——!!”饭田推了推眼睛,不停晃动着手势,“绿谷同学呢?!”
相泽本就不爽的心情被这嘈杂的声音雪上加霜,头发飘起使用了个性后才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清静。
“绿谷在医务室照顾他。总之,你们要去探望的话也要等到下课,不要给我乱跑,也不要把这件事传出去。”
“是!!”

相泽回到办公室,把那张轻薄的体检单放在桌上,却觉得有些沉重。他坐了下来,看向对面属于欧鲁迈特的位置,是空的。
还没从警局回来啊。
他的视线回到了体检单上,停留在了“有失忆症状,疑为敌人个性造成”那一句,慢慢握紧了拳头,如同USJ事件那时的无力感和愤怒席卷了他的内心。天知道他现在想要把那个敌人揪出来好好拷问的心情有多么迫切。
不能伤害我的学生。
无论是谁。

tbc.

画了在lofter看到的一个姿势感觉超级适合轰出哈哈哈哈

印的轰轰的t恤到了……可以说是非常开心TT我想向这世界上每一个人表达我对他的爱

【轰出】遗忘之事 01

*关于轰君受到敌人个性影响失忆后的故事
*恋人设定

————————————————————————
绿谷出久看着那个浑身是伤的少年从救护车上被抬下来的时候忍不住湿了眼眶。
为什么会这样?
丽日和饭田站在他身边,忍不住低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事的。”平日里似乎能撑起一切的绿谷的肩膀,此时却显得十分瘦弱。身为好友,却只能给予微不足道的安慰。
绿谷出久追赶着担架,昏迷着的轰焦冻在痛感的刺激下下意识地捂住受伤的手臂,喉咙干渴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直到跟着跑到医务室门口,治愈女郎把他拦在外面,点头示以安慰时,他才停下来。背后全是汗,他连吐出的气息都是冰冷的,恐惧在心里肆虐着。
虽然知道不是危及到性命的伤,也知道治愈女郎十分可靠,可他无法放下心来,不安的情绪充斥着整具躯体。他坐在医务室门口,饭田带着班上的同学先行回去做任务汇报了,也是为了不要打扰他。
众所周知,他和轰焦冻已经交往了三个多月了。
绿谷出久双手紧握,抵住额头,死死咬住了牙齿。
深色的西装裤出现在眼前,一只手拍在他头上,金发男人叹了口气,“没事的。”
欧鲁迈特喉咙动了动,这次却没法接着说出“因为我来了”这几个字。
“已经把敌人送去警局了,他也被伤得很重,估计要等治疗后才能进行进一步的盘问。”欧鲁迈特知道这是目前他唯一能帮他做的事,“不要太心急。”
现在心急,又能做什么呢。
绿谷出久自己也很清楚。

暮色降临,夏夜燥热的空气里融入了几声蛐蛐的叫声,欧鲁迈特已经回去了,说要去进一步调查这次的暗袭事件。
医务室的门打开了,那条从门缝里逐渐扩大的光线让绿谷出久看见了希望。治愈女郎站在门口,眉头微蹙,道:“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过身上的伤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这次估计得请个长假了。”
“谢谢您!”绿谷出久鞠了好几个躬,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想要见到轰的感情已经快要溢出胸口,“他醒了吗?”
“嗯。不过……”
绿谷出久的手抖了一下,隐隐约约觉得之前那不好的预感又开始蠢蠢欲动。
“你要冷静听我说——”治愈女郎似乎在思考如何开口,“他……轰同学,似乎忘记了进入雄英后的所有事。”
“不过具体的时间我也不是很清楚……但他刚才问了这里是哪,以及我是谁。……绿谷同学?你还好吗?”
啊。
绿谷出久有些呆愣。
他突然说不出话了。喉咙好像被堵住了。
“绿谷同学,没事的。估计是敌人的个性造成的,只要等敌人治疗好后进行盘问就可以得知具体情况了。”治愈女女郎继续道,“这期间希望你能多陪陪他,说不定能想起来什么东西。我也会跟进他的状况进行治疗……”
……
绿谷出久沉默着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轰焦冻才醒过来不久,转头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似乎在出神,绿谷出久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啊。
轰君的背影又变得悲伤起来了。
绿谷出久想到,好不容易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了。
轰焦冻突然转过头来,绿谷吓了一跳,在看到那熟悉又陌生的眼神时,他手足无措,如同幼孩一般。很久很久,没有看过轰君这样的眼神了。充满了冰冷,敌意,还有仇恨。
轰焦冻端详他一阵,绿谷出久被盯得有些不自在,
“……你是谁。”
虽然知道他忘了……可真正“听到”和“听说”完全是两种滋味。绿谷出久握紧拳头,即使想要问出一堆问题,想要让他立马想起来所有事,但这样……太自私了。
轰焦冻现在身体状况很不好,知道自己失忆后,按照他的性格一定会很烦躁。如今的自己能做的最好的事,不就是不要让他感到麻烦吗?
“你好,轰同学。”他露出了平日里的微笑,嘴角却在上扬的时候抽搐了一下,“我是你的同班同学,绿谷出久。”
言罢伸出手去,想要和他握手。
轰焦冻的眼神里充满着戒备,面前的人看起来有几分眼熟,但脑海中却没有关于他的半点记忆。他垂下眼眸,映入眼帘的手手上伤痕累累,有些刺眼。
他没有伸出手。
绿谷出久尴尬的笑了笑,收回手,胡乱地揉了揉柔软的头发,“啊、哈哈,忘了轰同学手受伤了不能握手呢……”
“轰同学饿了吗?这么久的手术一定肚子都饿扁了吧?我包里还有面包,冷气会不会太过了……你受得了吗?还有……”
“多谢。”轰焦冻打断了他的话,转头继续将视线转移到了窗外,似乎要看进那迷离的夜色里,“我没事,你可以先回去了。”
绿谷出久不知该往哪放的手指抖了一下。
不要说这样的话。
“……”他抬起头,露出了笑容,手却不自觉地拉紧了书包的背带,“啊,这样!不过我是被派来照顾轰同学的呢,这样回去不能交差。我就睡在你隔壁的床,如果有需要,随时叫我就可以啦。”
绿谷出久从裤包里拿出手机晃了晃,“我先出去打个电话。”
他不紧不慢地走出了医务室,天知道他的心里多么想飞奔逃离这里,逃离这个残酷的现实。
可他不能。
他不能丢下轰焦冻一个人,去承受这样的事。
医务室透出的最后一丝光线被带上的门淹没,绿谷出久背靠着墙慢慢蹲了下来,双手捂住脸,揉乱了额前的头发。脑海里都是今天发生的,猝不及防的一切,还有每个人对他说的安慰的话。
最多的就是,没事的。
他咬了咬牙,想要吼出声,却做不到。只能小声地呢喃着。
“有事啊。”
怎么可能,会没事啊。

tbc.

【轰出】放课后的教室

一辆破车。
好久没写过肉了对自己的小学生文笔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是恋人设定!
————————————————————————
完整版→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9014012681830


第二天。
绿谷一进教室就看到了上鸣峰田一群人聚集在一起。
“哟!绿谷!”上鸣对他打了个招呼,绿谷笑着挥了挥手。峰田神秘兮兮地做手势让他过来,绿谷有些疑惑地走了过去。
“绿谷,告诉你一件事,你可别吓到哦。”
绿谷对于峰田那样的表情已经司空见惯,但依旧耐心地说:“嗯。”
“昨天啊,上鸣这小子在学校里撞鬼了。”
上鸣为了表示真实性,立马接话,“对对对!吓死我了!”
饭田晃动着手臂,推了推眼镜,“是不会有鬼这种东西的存在的!我们要相信科学!”
“能跟我说说……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吗?”
绿谷有不好的预感。
“哦!是这样,我昨天放学之后到家才发现有一本作业没带,我想着也不急嘛,就吃了晚饭再回学校拿也不迟。结果我一到楼道上,就听见了……”
绿谷感到大事不妙。
“……听见什么?”
“我听见了……”上鸣慢慢靠近他,“有水声……”
!!!!
绿谷差点想要遁地逃走。被,被上鸣发现了???他和轰同学……??
“对,我觉得就像是有人在挤压内脏一样!!超级恐怖的啊啊啊!!!而且那时候都快要天黑了,我就想到了学院的怪谈啊啊啊啊啊那一定是怨鬼没有错的!!曾经在这所教室上吊死亡的怨女阴魂不散所以每天这个时候就……”
“等等。”绿谷打断他的话,“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就跑路了啊。”
上鸣笑了笑,“我可不想为了一本作业撞鬼啊……”
绿谷觉得人生明亮了起来。他拍了拍胸脯,“还好……还好……”
“什么还好?”
“没!没什么!”绿谷摆手,偏头正好看到坐在座位上的轰焦冻。恋人抬起头,似乎早有预料地轻笑了一下。
啊——!!轰君变了!!!
绿谷在心里大叫。

end.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TT